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亚洲城官网|亚洲城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,亚洲城官网 第一门户网站。

币圈遭遇职业碰瓷? 群演转型月入过万,深扒币圈维权灰色产业链条

时间:2018-11-16 13:45 来源:未知 作者:编一 阅读:

  前言:

  在范冰冰事件之后,曾经喧闹繁华的横店变得格外萧条,一些群演连续多日没有戏拍。在陷入绝望之后,部分人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另谋生路。

  而早在此之前,一些路子多的群众演员就已告别影视圈,摇身一变成为职业维权者。不但可以继续发挥他们的演技,收入也较此前翻了几倍。

  除了群演之外,还有老赖、农妇、无业者、学生等各路人马,共同构成了职业维权队伍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这个群体人数多达上千人。他们分工明细,甚至形成了一条完整庞大的黑色产业链条。

  距离双十一开始的前一个星期,一则有关“57岁农民替子维权”的消息开始在朋友圈广为流传。

  根据媒体的报道,一名叫冯友全的57岁江西农民,以种植棉花和水稻为生。由于他在深圳打工多年的儿子因为购买数字资产合约产品,先后亏了300多万。为了帮助儿子维权,这名57岁的农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,在维权过程中甚至因为休克住进了医院。

  当炒币、维权、57岁农民、休克等话题性元素,组合在一起时,这个新闻迅速成为刷爆朋友圈的热点。看起来不修边幅、额头满是皱纹的冯友全,一时间博得了不少网民的同情。

  然而,随着涉事平台okcoin的一纸诉状,将部分维权者告上法庭,该事件也开始出现反转。

  来自多方面的消息证实,57岁的冯友全与冯绍兵并非父子关系,其真实身份是一名职业维权者。

  据一位现场保安人员介绍,冯友全在维权过程中,利用老人身份,冲击保安队伍并顺势倒下,然后以“休克”为由住进了医院。结果当天,老人便再次返回闹事地点,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小便。

  保安强调,老人并无异样,丝毫看不出休克过的样子。事实上,在京维权三月的时间里,冯友全的身体并没有出现过异样。

  曹雪芹借《红楼梦》说,假作真时真亦假。在那篇维权报道中,除了冯友全这样的假维权者,其实不乏一部分真实维权者。真真假假,混杂在一起的维权者们,让币圈维权圈成为了一个修罗场。

  有人奢望着拿回血汗钱,有人则依靠演技和辛苦付出赚取高回报。

  在币圈维权事件频繁发生的初期,业内从业者徐汇开始注意到,在各大QQ群和微信群里,出现了专门帮人维权的广告,有人甚至打出了不成功不收费等口号。

  “以前做催债的一批人,现在转战币圈,组织了一批维权的人,有的还专门从横店拉来一批群演,去一些公司碰瓷维权。”徐汇透露。

  这种组织有着明确的分工,有人拉横幅,有人呐喊,有人负责躺地,一些女群演甚至可以撒泼卖疯。不同工种,不同价钱。越能豁的出去,报酬也就越高。

  在徐汇看来,相较于大部分被雇佣来的职业碰瓷者,真正长时间的维权者比例非常低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多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。

  不可忽视的是,在维权过程中,由于维权者无法切实传达诉求,与平台方难以达成共识,一部分人就会采取较为极端的方式,如跳楼自杀等。而一些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,则采取另一种极端的方式,即尝试聘请恶意维权组织为自己讨回公道。

  面对高额佣金的诱惑,恶意维权组织逐渐形成了一条庞大的灰色利益链条。

  他们往往通过一些非正当的手段不断炮制事件,如果涉事公司不能乖乖就范,便会利用媒体制造舆论进行施压,从而获取不正当权益,并形成了一定的利益链。

  3

  在这个利益链条之中,媒体所扮演的角色,可谓毁誉参半。

  在区块链媒体做过1年编辑的赵宏坦言,在一些恶意维权组织的精心策划下,媒体不免出现被利用欺骗的情况。“媒体也需要素材,面对一些有话题性的事件,有时会忽略了事件的真相,追求所谓的爆款文章。”

  赵宏介绍,也有一些个别同行媒体不顾基本的职业道德,与职业维权人配合散播不实报道。 更有甚者,会采取两面通吃的做法,他们在收取职业维权人负面稿费的同时,由于负面报道传播范围广泛,涉事公司会主动联系以合作为名给予不菲的封口费。

  在前面提到的“57岁农民替子维权”事件中,一家名叫“区块链Truth”的新媒体究竟是被人利用,还是与恶意维权组织联合勾结,引发诸多猜疑。

  根据区块链Truth的报道,57岁农民冯友全的所谓“儿子”叫冯绍兵,在深圳打工多年。从报道内容来看,冯绍兵的身份是一名在深圳工作的普通上班族。

  然而,有知情人士爆料,冯绍兵的真实身份与媒体的报道有很大出入。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可以发现,冯绍兵在深圳市春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法人和股东,并担任深圳市精嘉扬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。

  而跟冯绍兵有关系的公司总共有25家,其中绝大部分都出现了经营异常、遭受处罚等情况。担任高管的一系列公司,也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。

  该知情人士称,冯绍兵的损失可能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他作为多家公司的高管和总经理,其身份与媒体报道有明显差距。

  “媒体最基本的是要报道事实。那这里面,这个媒体到底是因为疏忽没去核查基本的事实,还是有意为之渲染当事人的普通身份呢?这里面又有没有利益关联呢?”上述知情人士猜测。

  在灰色产业链背后,职业维权人这个群体成为最为低调神秘,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。

  自2018年国家相关部门发文对币圈乱象要求整顿之后,催生了一些职业维权公司,不仅有帮助受害人维权的正常业务,还有从事敲诈、勒索等非法勾当的行为。

  老K虽然刚入行只有一年的时间,但是手底下已经有几十号人。让老K最为得意的,就是手底下有一批从横店、北京等招来的群众演员。用老K的话说,他们有一定的演技,客户更愿意使用。

  小A是从网络上看到老K的招募信息,第一批加入的职业维权演员。小A在横店当群演时,活少时每天工资只有几十元,曾经在交完房租后一个星期都在吃泡面。

  如今,小A每月的收入多时能够拿到上万元。不过,在小A看来,这门生意可能也不长远,等积累了一定的资金,再去一些影视基地继续他的演员梦。

  在这个灰色产业链上,像老K这样的头头,除了要有能够招募到人员的能力之外,还必须具备一些其他的竞争力,例如要与媒体达成合作进行负面报道。如果事情闹大了,对方动用社会关系,还必须要有与之对抗的关系网。

  但是,随着国家加大对1CO的重点整治,老K预测过了维权高峰,这门生意将要走下坡路,因为“僧多肉少”。

  眼下,寒冬即将来临,老K正考虑着来年如何拓展新业务。

(责任编辑:编一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